選戰觀察1/選舉錢坑賽!競選成本增三成 選將人人喊苦【菱傳媒】

選戰觀察1/選舉錢坑賽!競選成本增三成 選將人人喊苦【菱傳媒】


年底九合一選戰日期逼近,朝野政黨提名作業如火如荼進行中,選舉經費是參選人是否投入選戰的重要考量點之一,基層議員選舉動輒數百萬,有人甚至花了千萬才選上。一位熟悉台南選情人士,國際局勢緊張,疫情又嚴峻,物資人力都漲價,「今年競選成本可能會比往年增加三成」,可說人人喊苦。

 

全球通貨膨脹怪獸來襲,不僅物價飆漲,年底九合一選舉也感受到成本增加,選舉變成錢坑比賽,年輕人參政門檻愈來愈高,有錢的參選人才有機會成為被討論對象。學者認為,民進黨是引領台灣政治的本土政黨,應設法改革年輕人從政環境,否則沒家世背景的新人,完全無法進入金權競爭的政界,將是台灣民主的悲哀。

 

「縣市合併前約400萬元,合併後約5、600萬,甚至還有人花到1000萬。」連任2屆的民進黨台南市議員呂維胤說,選舉很花錢,競選看板、選舉小物、造勢大會、工讀生,都是主要項目,尤其是熱門的選舉看板位置,廣告商早就清空版面「待價而沽」,價格比平日高約3成以上。

為增加知名度,候選人會在重要路口設置競選看板。辛啓松攝

▲為增加知名度,候選人會在重要路口設置競選看板。(辛啓松攝)

 

民眾黨市議員參選人江明宗說,一面三層樓高的看板,輸出帆布約1萬元,但重點是背後租金,好地點的每個月租金高達3萬元以上。省錢方式是盡早尋覓架設看板的最佳位置,設法透過人脈找到持有者,運用人情攻勢讓對方免費提供牆面空間,但他身為小黨,很難借到好位置。

 

「選前3個月是最花錢的日子,總部要備妥現金,因為廠商、人員都不收支票。」一位打過多次選戰的助理說,以往曾有候選人落選後避不出面、拖欠款項,要廠商同情贊助,選舉款項拿現金早已約定成俗。他說,國際局勢緊張,疫情嚴峻,物資、人力都漲價,今年若沒有控妥預算,競選成本可能會比往年增加三成。

 

「高知名度跟高支持度能降低選舉成本。」呂維胤說,知名度跟支持度就像存款一樣,平常就要點滴累積,做好選民服務,關注地方建設,讓地方民眾印象深刻,投票日就會一次回饋,這兩項重點都是無法以金錢衡量。

重要路口看板架設,費用是每個月3萬元起跳。讀者提供

▲重要路口架設看板費用是每個月3萬元起跳。(讀者提供)

 

台南是民進黨聖地,議員參選人初選民調過關,就有五成機率勝選。據了解,這次激烈選區參選人花費約200到300萬元,但部分新人知名度低,競選團隊為了打響知名度,花大錢廣設看板,希望成功打響知名度。地方盛傳2018年一名初任議員雖打著某立委子弟兵出馬,競選經費還是花了1000萬。

 

立委林宜瑾服務處執行長朱正軒,民進黨台南市議員第7選區初選民調第一,他表示,若非師父林宜瑾打拚24年的廣大人脈,他可能無法勝選。林宜瑾的地方支持者「愛屋及烏」,提供人力物資,地方人脈,許多幫助難用金錢衡量。朱正軒初選花了約200萬元,正式選舉還要投入300萬元,甚至更多,他說,自己出身勞工家庭,沒有家產奧援,花光積蓄,只能向親友借貸,未來再攤還。

 

疫情影響經濟恐削減政治獻金 候選人募款雪上加霜

「疫情不僅影響社會經濟,削減了政治獻金。」競選連任的時代力量市議員林易瑩說,她的同學、支持者多數是自行創業的小資族、勞工,2018年選舉還能支持上千、近萬元,但這兩年受到疫情影響,許多人的生意變差,聲援她的政治獻金也減少了,就算對方省一個便當錢來「贊聲(台語)」,她也心存感激。

 

台灣基進則架設募款小物網站,口罩、T恤、帽子、毛巾、濾掛式咖啡、提袋,從最便宜的200元磚紅吊飾到一件1996元的防風外套,價格跟品項都是年輕人能夠接受。小黨經費有限,尋找資源更加艱辛,只能絞盡腦汁節省成本,小資參選各出奇招。

 

避免金權糾葛 學者建議黨內初選即應公開財務

長期關心台南市政的成大退休教授楊澤泉說,直轄市議員1年約可以拿到257萬,扣掉辦公室租金、雜金、助理設備等費用,實際收入約120萬,但許多人一次選舉就花了4、500萬,收入跟支出不成比例。為何仍有人花大錢選舉,扭曲選舉模式,有錢的參選人才有機會成為被討論對象,沒家世背景的新人,完全無法進入金權競爭的政界。

 

楊澤泉以民進黨初選為例,目前《選罷法》沒有規範初選參選人的競選經費,民進黨是引領台灣政治的本土政黨,應該要求黨內參選人公開初選財務,如實的申報政治獻金。否則,外界擔心參選人用背後的金錢勢力選上後,需要服務這些勢力的背後結構,而不是台南市民的集體利益與自己的理念和價值。

作者 / 記者辛啓松/台南報導

Share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

*

code

You May Have Miss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