楊志良署長:為什麼革命難成?

楊志良署長:為什麼革命難成?

▲圖/ pixabay

人民為什麼反叛?或者直白的說,為什麼會革命?這是政治及社會心理學大師格爾一九七○年出版的巨著《人為什麼叛變》(Why men rebel)探討的問題。五十年過去了,這本書至今還在亞馬遜上販售,精裝本售價高達一七四美元(約合台幣五千元),平裝也要五十三美元(約合台幣一千六百元),是相關學界必讀經典。

但若觀察格爾這本書的主要論點,其實源自莫頓的「相對剝奪感」。這個理論講白了就是「人比人氣死人」,而且最重要的是,跟誰比?比如一般人跟郭台銘比,都可算是一窮二白,但最多也只能怨自己沒有郭台銘的才華及努力(自責),怪不得社會,因此也就沒有強烈的相對剝奪感。但若是螢光之下苦讀的滿腹經綸之士,卻頭無片瓦、溫飽無望,更不能娶妻生子,看到一無本事,只會逢迎拍馬之輩,卻能享高官厚祿,心中必然憤恨不平,認為是「制度問題」,錯在社會(外責),就會產生高度的相對剝奪感。

如果社會普遍認為相對剝奪,主要是自己的責任,反而能促進努力工作、學習以提升自我;如果認為相對剝奪是社會外部所導致,便常引發革命。例如中國歷史上的陳勝、吳廣、黃巢、洪秀全等的造反,以及孫中山先生的革命;也如外國的法國大革命、推翻俄國沙皇,以及近年的苿莉花革命等等。

然而可惡的獨裁者,卻常利用民眾的相對剝奪感,轉移為至高無上的自我。一次大戰中慘敗的德國,被《凡爾賽條約》壓得抬不起頭,給了希特勒可乘之機,以戈培爾為宣傳部長,洗腦所有民眾為希特勒而犧牲。二戰中日本侵華後,美國對日禁運多項戰略物資,加上全球經濟衰退,國內經濟每況愈下,人民生活苦不堪言,日本軍閥可以將這種不滿轉化為對敵人的憤怒,讓東京帝大最優秀的年輕人,駕零式戰機義無反顧衝向美國軍艦。凱達(基地組織)恐怖分子在九一一中與機共亡以榮耀塔利班(神學士);毛澤東的大躍進導致一千五百萬到五千五百萬人的死亡,還不是有億萬人跟著喊「毛主席萬歲」。

台灣的蔡政府全面掌權又掌錢,司法、媒體及槍桿子皆在我手,防疫從口罩、疫苗、快篩、藥物全都超級落後,卻自認世界第一,被TIME及BBC打臉,毫無羞愧。民眾的相對剝奪感達到最高,但綠營的認知作戰能力更是空前無敵。凡事雙標,中天一句話說錯後立即改正,關掉!公廣集團的華視發出大陸打飛彈到台灣的假訊息,一切沒事,官照做、錢照領。又有一群綠委歌功頌德,民調好高高,只要讓他們享美食、坐名車,哪一個媒體名嘴不是一面倒?任何人膽敢透露出不滿,1450立刻發動攻擊,搞得你們成為「類賴清德」,俯首稱臣。

只要谷歌一下蔡英文的謊言,就知道真是精彩萬分。二○一二年整個民進黨在蔡英文帶領下,義憤填膺反萊牛,到今日自己看了,竟然可以臉不紅氣不喘,別人都替他們不好意思。雖然歷史不是當朝人寫的,但榮華富貴已經盡享,就算如前副總統呂秀蓮說的閻羅王會算帳,又能奈我何?這種情況下,台灣人民要覺醒,推翻獨裁的蔡政府,真可說是難上加難了。

(作者為退休教授、前衛生署長)

 

作者 / 來來編

相關新聞:

你唱歌他側錄!星聚點客人慘成肥羊 信用卡買單資料全外洩

Share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

*

cod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