王任賢:定位錯誤 快篩之亂難止血

台灣的快篩亂象搞得民進黨政府方寸大亂,連蔡總統都在民進黨中常會上罵人,顯然問題嚴重。快篩亂象的根本問題出在定位錯誤,現在要亡羊補牢,除非打掉重練,否則光憑著挖東牆補西牆,甚至總統震怒都無濟於事。

 

快篩試劑是個診斷工具,不是公衛研究產品,具有診斷工具的共同特徵,陽性結果是可信的,因為很少偽陽。陰性結果不太可信,常會因採檢不夠到位,將陽性個案採成陰性,具有較多的偽陰性。所以快篩試劑用在陽性率高的族群,例如有接觸風險的人或有症狀的人,快篩陽絕對等同核酸PCR陽性。當初也就是因為可以取代核酸檢測的價值,快篩試劑可火速獲得通過審核,以舒緩需要大量核酸PCR篩查的壓力。

 

所以理應將原來該執行PCR篩查的地方,以快篩全面取代。快篩操作簡單,無須特殊防護與特殊地點,絕對能夠紓解PCR人龍塞爆急診的壓力。也因為由醫療院所執行,同樣也賦予了快篩應有的法律位階,可當作確診直接通報,因此而獲得該有的醫療照顧,甚至保險理賠。由於用於有風險與有症狀的人,都屬於政府匡列公費範圍,也理應由政府主動免費提供。

 

但不知什麼原因,中央疫情指揮中心在引進快篩後竟然將其定位為公共衛生工具,要求普羅大眾購買篩查,因而設計了實名制購買專案。快篩的弱點就是偽陰太多,用於陰性比例甚高的普羅大眾,做出的是大量陰性結果,也創造出大量不可相信的偽陰,反而增加困擾,擴散疫情,是反學理、治絲益棼的行為。

 

把一個醫療用品設計成人人必須買,必須常常做,肯定造成缺貨。即使全世界的貨都給台灣,仍然會缺貨,也將成為追打民進黨政權禍國殃民的全民動員令。唯一的解決辦法是盡快去除需要快篩才能通行的民間條件,回歸醫療用途才能有效管控。

 

當大家正在一頭霧水,指揮中心怎會搞出這麼奇怪的快篩定位時,前副總統陳建仁就忍不住跳出來對號入座,反對「快篩視同確診」。這無疑是不打自招,原來整個錯亂政策的影武者就是陳建仁,指揮中心的「五漢們」充其量只是他的「提線木偶」。當看戲的觀眾群情激憤到要翻桌時,木偶為了自保,也會斷線認同了「快篩視同確診」。

 

指揮中心由「徵用」快篩試劑改成「徵召」快篩劑進口商,又牛頭不對馬嘴地「動員」到綠友友小吃店。在在都顯示指揮中心濫用疫情動員的職權,合法但不合情理,厚植個人政治資本的企圖昭然若揭。

 

整個快篩政策從「影武者」的定位錯誤,到「提線木偶」的脫稿演出,想籌措自己的政治資本。整個民進黨的防疫體系幾乎從頭爛到腳。要重塑民眾的信心,以原班人馬對現有政策微調,反而會增加正反兩方的爭執,讓人民感覺在拖延時間,政府沒有誠意改變。目前唯有在政策面或人事上打掉重練,才能根本解決問題,否則只會將墳墓越掘越深。

作者 / 中華民國防疫學會理事長 – 王任賢

Share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

*

code

You May Have Missed